主页 > 要闻 > 正文

彩虹合唱团:五分钟高光时刻

点评

玉溪广播电台 2020-07-12 10:22

我们要营造一种氛围,让观众愿意花5分钟听我们说一个故事。

原标题:彩虹合唱团:五分钟高光时刻

彩虹合唱团

我们要营造一种氛围,让观众愿意花5分钟听我们说一个故事。

---------------

“我走过许多地方,也一直四处张望。我不停流浪流浪,春的花,夏的雨,彩虹在天上。”在聚集音乐团体的《炙热的我们》舞台上,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(以下简称“彩虹合唱团”)登台了。

这个10年前发轫于上海音乐学院学生兴趣小组的团体,没有设计酷炫的舞蹈,没有唱让他们爆红全网的神曲,而是选了演唱最多次的“团歌”《彩虹》。

当歌曲唱到高潮部分,团员们退到舞台两侧,指挥金承志双臂张开,一群穿着手绘T恤的男女老少从舞台后方走来——团员的亲朋好友与他们一起深情演唱,背景是繁星点点。

“原来,这首歌离我们出发的时候已经好远了。”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,金承志说,接到节目邀约后,到底选哪首歌他考虑过很久,最后想明白了,最珍贵的是平常。“当你对自己的团歌唱到已经无感的时候,你要去找到自己出发的理由”。

金承志说,当彩虹合唱团走出音乐厅的时候,他们要带着最经典的作品,向各位观众说一声:“我们来了!”

今年疫情前,彩虹合唱团的最后一场音乐会,表演了全新的13首套曲“星河旅馆”,结构上大胆突破音乐限制,采用“小说跟音乐同时进行”的形式。后来因疫情演出停摆,团员们各自宅家隔离,但依然雷打不动地坚持线上完成“声部作业”。

2010年成立,10年时间,彩虹合唱团从最初的8个人,一步步吸纳来自天南海北、不同职业的合唱爱好者,转变为专业的音乐团体。团训为“造化随顺,风雅之诚”,彩虹,也不再仅仅是一个合唱团,还成了当下吸引年轻受众的青年文化符号。产出的音乐作品兼顾学院派和流行文化,总能戳中社会痛点,打动人心最柔软的那一块。

“把音乐当日记写”的金承志,担任合唱团里的指挥、艺术总监。而其他团员的“三次元现实身份”五花八门:教师、工程师、律师、银行主管、程序员……金承志说,这些团员本身在各自行业里都是中坚力量,具备很好的时间管理能力,因而“有时间去灌溉自己的爱好”。

展开全文

团员许诗雨、高宁表示,一般“工作党”加入彩虹是不容易离开的,因为生活需要换一换支点,“有一个截然不同的地方释放压力”。

金承志评价自己从前创作状态很“独裁”,绝对不让别人碰他的作品,一个字都不行。现在,他越来越尊重团员的想法。“写完一个作品,他们唱完了会给我提意见,全团都是审稿人”。

10年间,彩虹合唱团的“出圈”高光时刻是神曲的诞生。正经的音乐形式配上搞笑的、生活化的歌词,《张士超你昨晚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》《感觉身体被掏空》《春节自救指南》……让这个“有梗”的合唱团蹿红网络。

而因神曲点开曲库的“路人”,会发现合唱团的色调其实很缤纷:有《来自外公的一封信》这样充满生活乐趣的温暖小品;有《稼轩长短句》这样的古代音乐故事套曲,也有为自闭症儿童创作的《我有一个装满星星的口袋》。

金承志希望别人一提起彩虹合唱团,想到的就是“彩虹合唱团”某一个维度出圈了,比如戳痛点、社会议题,这是他们被人认知的一个方面,实际上还有很多方面。“当这些方面慢慢成长为一个完整的圈,他们想到的就是那个五颜六色的彩虹”。

因疫情暂停线下演出,且之前几乎没有综艺舞台是属于团体的,所以彩虹合唱团的成员认为《炙热的我们》是让他们成为主角来散发能量的舞台。最新一期主题是“出圈”,金承志笑言:“我们不是出圈,我们是把圈子扩大。”

“我相信每一个团体都很讨厌‘讨好’这个词,我们不会因为观众对我们原先的认知是什么,刻意活成观众想要的样子。所以来《炙热的我们》,打破原来大众对于神曲的概念,本身已经是一个出圈行为了”。

中青报·中青网:当接到《炙热的我们》邀约,知道作为“炙热高能团”空降要跟偶像团体甚至摇滚乐队PK的时候,你们感到纠结吗?

金承志:彩虹合唱团更多时候是走进“颅内世界”,而综艺必须是有戏的,10秒钟就来一个刺激,那种刺激我们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。后来我们想了一下,还是决定做自己。我们要营造的是一种氛围,让观众觉得自己置身某一个场景里,愿意去花5分钟时间听我们说一个故事,这是我们要努力做到的。

中青报·中青网:你怎么理解彩虹合唱团的团魂?

金承志:我觉得是一种空间切割的概念。我们生活在一个又一个盒子里,自己进入工作的时候有一个盒子。彩虹合唱团的目的就在于我再给你辟一个“第二空间”,排练厅是根据你一首又一首不同的作品,把你带入另外一个空间,你不用置身在现实世界里。假设我们在唱上世纪80年代的歌,我们会给到那个年代元素,提醒大家如果活在那个年代,你的周遭会是什么样的声音。一首首作品切割出来的空间,每一组作品各自的理念,让我们彩虹合唱团像一个培养皿,能孕育出一些想法。

中青报·中青网:这个合唱团是“业余的人做专业的事”,你们怎样进行团队管理?

金承志:我们团队的人都有一种奇怪的责任感,有很强的凝聚力。我开始设立声部首席的时候,他可能只要管6个团员,现在要管十六七个人——他依次听大家的“作业”负担很重了。我说你少听一点作业,他说“不行,我就要听完”。

对专业的追求是我们凝聚力最重要的一部分。很多人以为这个东西叫形式感,实际上不是,对专业的追求会约束我们。比如说排练时的纪律,比如作业批改,这些都有非常专业化的要求,很像职业团队。上海交响乐团是怎么管理的,我们就要让自己的团队也拥有这样的精神。

中青报·中青网:彩虹合唱团10年,如今你的创作状态会有怎样的转变?

金承志:以前创作只谈感受,现在创作的时候会加上一些思考,会多问自己为什么要写这个作品?这个作品到底在表达哪一种维度的观念、价值观还是情感?这是会问自己。人年纪大了,不可能每天都像十五六岁的那种状态,我看见一个事情,它好新鲜,好刺激我,我要写。那个状态不可能一直在,否则人就坏掉了,我觉得还是要有观察,然后再转化,这是一个漫长的转型过程。

很多人都说创作要灵感,我说实际上不存在的,我们每谈论一个话题,实际上就是能写的素材。比如眼前这张桌子,我们可以往后想一步,桌子是吃饭的地方,是你日常结束工作以后跟家人相处的基地,在这张桌上会有喜怒哀乐。那么写餐桌就不只是写餐桌,而变成了你跟家人的事情。所有简单的东西,背后最终都是可以跟人进行情绪对话的。

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沈杰群 来源:中国青年报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本文链接:
http://www.yxradio.net/p/20200617349.html

阅读延展
相关智库科技新闻阅读

如何让sci论文发表变得更简单

文章授权转载:www.editsprings.com

这届90后为什么有这么多母胎单身?| DT漫话

2020年了,62岁的孔雀女神杨丽萍,还会因为单身没有儿女而被责难。力挺杨丽萍的“小龙女”李若彤也发博说,“我的评论、私信,每一天都在收到这样的问题:你为什么还不结婚?”仿佛单身是一件天理不容的事。

科技传媒网每日精选阅读

“无以致用”亦需读书

这几天,两个读书人的故事,让人感触良多。在东莞打工17年的湖北农民工吴桂春,因为疫情影响打算返乡。临走前,他给东莞图书馆留言:“虽万般不舍,然生活所迫,余生永不忘你……”图书馆的工作人员非常感动,把这段话发到了网络上。最新的消息是,吴桂春在东莞有了一份新工作,可以继续在图书馆看书了。

《在一起之救护者》杀青 朱亚文徐璐饰演医护人员
微信
微博
RSS